瑞雪Charry

混圈广泛小透明.APH全员厨偏露.
米英米.福华福.德哈贾尼盾冬不拆不逆.
漫威DC杂食.S.M.家族饭.没有童年的人类.
标准穷苦学生汪.
热烈欢迎勾搭.虽然总是会被无视但我还是很努力的QAQ.
最近使劲(?)萌EC呢

【米英】Blue Enchantress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些妖艳美丽的花儿突然受人唾弃,原本毫不起眼的花儿代替了她们的地位,无论是诗歌还是文章,无一不在夸赞野花的生命力与她们朴素的颜色。
  仿佛这些艳丽的颜色是她们生来就有的原罪一般,人们依然养着这些花儿,可到评论高低时,那天平却倒向路边的野花。
  亚瑟柯克兰是一朵花,一朵艳丽无比的,假花。
  他的花瓣是深邃的蓝色,点缀着无数明亮的亮粉一样的东西,原本再怎么看也是一朵再普通不过的廉价假花。
  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生命力,在这人造的躯壳里有了生机,他隐隐约约记得,他自己并不是花,他扇着翅膀跌在花上,翅膀被什么折断了,四周响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接着他就困在这花里了。
  他被摆在花店的橱窗,店主安娜是一个年轻的高个子女孩,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真实的假花,虽然它的样子与其它花儿无异,但偏偏它的花瓣间闪烁的亮光最引人注目,她决定不再出售这朵花儿:“这朵花一定是受了什么好运吧!”
  亚瑟天天面对着那面玻璃外的街道,总是会有很多人不知受什么吸引,贴着玻璃仔细地看他,也有不少人去问安娜是否出售,她当然一口回绝了,也恰好卖出很多束这样的蓝色妖姬,这让她更加相信了这朵假花的神奇。
  他每天都尽力回想着自己是怎么进这朵花的,他再怎么顽强挣扎,花儿也依旧纹丝不动,他想着自己永远都要困在这玻璃橱窗里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终于听见锁的响声,像是在平静的黑暗里望到一丝光明一样,虽然这个比喻并不足够准确,也许他会被拿出去卖掉。
  他被小心翼翼的搁在了红丝绒盒子里,他在黑暗前最后看到的是安娜微笑着的脸,虽然带着不舍,但她紫色的的双眸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我这是要被送人了吧?
  在经历了黑暗里的一阵颠簸之后,再看见那有些耀眼的灯光时,亚瑟面前是一个高大的俄/罗/斯人,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但并没有多么大的反应,只是微微再扬了扬嘴角,把他拿了出来。
  这房间里还站着另外几个人,他们看着那个俄/罗/斯人开心的聊天,说的语言他完全听不懂,大概是用法语聊的吧。
  “嘿!Ivan?那是朵玫瑰么!”一个金色长发的胡子男人冲他用英语问着。
  讨厌的法/国人。亚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啊,是朵假花呢,不知道为什么要给我。”伊万将花儿拿在手上翻过来覆过去地看着,他并没有看出这朵普普通通的假花有什么特别之处。
  “啊,我觉得挺好看的哦!”一个眼镜青年用很大的音量说着。
  吵闹的美/国人。他再次翻了个白眼,不过总算有个识货的了。
  “唔,我要把它收起来吗?”伊万有些迟疑地问,揉了揉浅色的头发。
  “啊,安娜小姐送的东西你还是应该收起来呢,不过为什么要送花?我怀疑——”法/国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
  “啊啊,你就先闭嘴吧弗朗鸡,你除了小姐小姐还会什么,人家只是送朵花何况别人还是卖花的,你脑子里恐怕已经YY出几百万字了吧?不过安娜说它很好看那你就摆在外面放着吧!”某个银色头发顶着一只小鸟的青年开了口。
  这是哪国人……算了管他的。亚瑟依旧翻了个白眼。
  “唔唔,还是还给安娜好了呢——”伊万眨了眨眼睛。
  “什么!”弗朗西斯忍不住喊出了声。
  什么!我不想回那个万恶的橱窗大哥!
  “诶诶,伊万,送给你的东西你怎么能退回去呢?”弗朗西斯说着。
  “唔……只是一朵假花嘛,安娜说她搬过来的时候会把花店也搬过来的呢,反正都会这样的啦……啊,收着大概也没有问题吧?”伊万依然温和地笑着,不过空气变得有些冷了是怎么回事……
  “Hey!布拉金斯基!要不送给hero我吧!我很喜欢这朵花啊!”一旁的美/国青年忽然兴奋地喊了起来,“你要什么给你就好啦?”
  不不不,和美/国人待在一起我肯定会疯掉,这家伙是要把我拿去拍卖吧,毕竟美/国人个个都是精灵鬼。
  “诶,阿尔弗雷德君想要吗?啊啊,真是奇怪呢,不过把围巾给我的话应该也是可以的吧……”伊万笑着把亚瑟放回天鹅绒里,“可是安娜肯定会说我的哦,所以……”
  “啊!那么你要多少钱我都给只要不过分可以了吧?”
  “阿尔弗雷德君真是大方诶,不过如果赖账的话就把你家拆掉的哦~”
  “唉,废话真是多呢,那么我回去就给你好了,我现在就带走了可以的吧!”阿尔弗雷德顺手关上了盖子,拿到手里。
  “唔,可以啦,那么再见吧,要记得给啊,不然我担心你的房子啊~”
  阿尔弗雷德听这话居然笑了出来:“没关系的啦,我们家的房子我自己都拆不掉呢,伊万想来的话也可以哦!”说完,阿尔弗雷德一手拿着花,朝伊万挥了挥手,打开大门就走了出去,准确来说是连蹦带跳地出去的。
  我的上帝我怎么落到这美/国佬手里了。
  我要把它摆在我的床头!真好看啊!
  
  
  
  
  跑去桂林了所以失踪了一周也没消息非常抱歉
  这周死也要更他个四五篇
  吐血身亡( ‘-ωก̀ )
  (。•ω•)σ)´Д`)其实我是混欧美的w
  |ω•`)挖坑挖坑挖坑
  

【米英】黑夜里没有光(5)(极东特别篇)

  *这章其实是极东
  *其实还有东国,东国多美好啊
  *本田先生是逃不掉被撞死的命运的
  
  
  
  本田菊死了四年零三个月了。
  王耀每天回到家,家门就会自动打开,替他放好外套,他已经习以为常,本田菊虽然没有像阿尔弗雷德那样在镜子里现身,但他也以留言的方式让王耀知道了他的存在。
  本田菊以前是王耀的秘书。
  王耀一直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直到本田菊已经是他的秘书之后他才听说。但是谁都明白他们不止上司下属或是哥哥弟弟的关系。
  本田菊也是出车祸死去的。
  晚上下着雨,行人的裤脚总是会被溅湿,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阴沉沉的天空被厚重的黑云压着,出了地铁,回家的路上路灯很早就坏掉了,黑漆漆的路比以往更让人不安,这可怕的宁静预示着迟早会有声响出现,本田菊觉得这个夜晚的气氛有些压抑,举着黑伞准备快点往家里跑,王耀请假在家,他发烧了。
  虽然邻居答应照顾他,但是本田菊比较怀疑那个俄罗斯人并不靠谱,给发烧病人灌伏特加的事他干得出来。今天本田菊请到了一周的假,他打算等王耀好了就可以出去玩一次了,他们还从来没有空出去好好过过二人世界。
  本田菊是从来不会违反规则的,那天晚上也没有。他只是在人行道上走着,听见后面一阵刺耳的轰鸣声,耀眼的灯光从后面照亮了半条街。本田菊非常不满的朝后面望去,一辆像是失控了一样的卡车左拐右晃的在车行道上冲撞着,一下子冲破了围栏。
  “天啊,我该报警了。”本田菊有些害怕地向前面跑去,拿出手机却拨了王耀的电话。
  一阵震耳欲聋的擦刮声——
  卡车猛的冲过围栏,毫不减速地冲了过来,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他想撞死本田菊。亮晃晃的车灯让本田菊眼睛刺痛不已,他丢下雨伞,迈开腿向前跑着,冲电话里喊着:“耀君,快报警——”
  本田菊只觉得后背折断了一般,痛感在一瞬间把他撕成了两半一般,他被撞得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冰冷的雨水还打着他的脸。他尽力想动动胳膊,却不由自主慢慢的脱离了身体,轻飘飘的浮在地上,眼前是自己浑身是水,趴在地上的身体。
  “喂!喂!本田菊!喂!”他看见几米开外的手机还亮着光,王耀嘶喊的声音在这片刻的宁静中十分刺耳。他俯下身却触碰不到它。
  我的天啊,我是真的死了。
  “滴——”
  那辆卡车又发动起来,倒退着开到了非机动车道上,车灯的玻璃已经撞碎了一些,那刺眼的光向着的方向,是本田菊的家。
  这混蛋想干什么!本田菊朝家里狂奔过去,准确来说是狂飘x
  那卡车像是不要命了一样,径直冲向窗户,碾着街旁的花冲坏了墙壁,玻璃碎了一地。本田菊急急忙忙地赶上去。
  玻璃破碎、金属变形的声音一下揪住王耀的心,他听见那卡车的冲撞声时,就有些担心了。
  卡车卡在墙壁里,司机推开门跳下了车,戴着口罩帽子,拔出枪就要打开保险——
  咚——
  伊万从他后面的正门边走过去,一棍子把那家伙抡晕过去。
  “天啊……伊万,我报警,你把这家伙看好。”王耀努力的保持镇定,拿起了手机。
  布拉金斯基不屑的把那把枪从那家伙手里踢开,就着这人的外套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王耀,本田菊他……”
  王耀这才想起那通电话,惊恐的掀开被单,踩着拖鞋跑到街上:“他该不会被这家伙给撞了……呸,怎么可能。”
  然而,当警察来了,王耀也找到了本田菊的时候,王耀觉得自己已经陪着本田葵一起死掉了。
  那样的几周王耀和本田菊甚至包括伊万都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王耀整天浸在泪水当中,几乎要把刚好的身子哭崩掉。本田菊甚至不忍心待在家里,他觉得看着王耀的那个样子还不如让自己再被撞一次。连伊万都一反既往,没有再拿着那根冰冷的水管,往本田菊的墓前放了一束花。
  而那个司机,毫无疑问,死刑。
  虽然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但对本田菊和王耀真是憎恨到了极点,他始终不说出动机,他也不是什么商业对手的打手,本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卡车司机。
  本田菊想不起来,究竟是那天,他发现了自己能够让事物按他的想法进行变化。
  他只是在一次看着王耀写报告时,毫无意识地看着一支笔,想着:“我要是能让它飞起来就好了。”然后,他就惊奇地盯着它慢悠悠地浮在了空中,他那时的惊讶简直不输于王耀。
  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王耀也被吓得魂不附体,但他立刻就想到了,这是本田菊的灵魂。
  王耀也问过本田菊什么时候回去,但出乎意料,本田菊没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事情,他只是打算,能在王耀身边守多久,就守多久,即使让他永远也不能再回去也可以。王耀再怎么劝他也没有用,到最后,他淡定的决定,到他也死了的那天,他也不走了,宁可和本田菊做对“孤魂野鬼”
  “孤魂野鬼多好啊,还懒得再经历什么劳什子的轮回,魂飞魄散算个锤锤(突然四川话),我才不会管那些。”王耀对本田菊是这么说的。
  伊万听说后突然也有了想当鬼的愿望:“等我死了,我可能也不会走啦,想想要去见伊利亚和斯捷潘我就觉得不舒服呢~”
  斯捷潘:小兔崽子,忘恩负义。
  伊利亚:这家伙是不是叛了社会主义
  
  
  _(:зゝ∠)_表达我对极东的深沉爱意
  我好喜欢东国的,三位老爷爷邻居
  顺便强行十革
        作为你带我入坑之报答 @许井
  _(:зゝ∠)_我要挖坑了我要挖坑了
  ヾ(・ω・*)ノ给个小心心蓝爪爪吧!
  (๑´∀`๑)感谢阅读哦
  (亚瑟:难道我不才是主角吗,怎么一章都没我???)

【米英】黑夜里没有光(4)

  *微极东注意
  略ooc
        
  
  亚瑟回家之后,阿尔弗雷德再也没写过留言或是又显个灵什么的,亚瑟一想起那天晚上的诡异事件,就烦躁地想摔笔,但他还是总感觉阿尔弗雷德真的在旁边,越这么想,亚瑟越是觉得胸口闷,他为什么不出来了!
  亚瑟又担心起来,阿尔弗雷德死了是肯定的(而且死的相当彻底)但是他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过度悲痛然后出现幻觉,幻你眉毛批啊,那行字还在我日记本上啊!所以心理学家什么的扯得要死,亚瑟还是决定不会去看什么医生,不然阿尔弗雷德只有到精神病院来看他了。
  阿尔弗雷德呢,他倒是恨不得把亚瑟抱起来转个八圈,那样亚瑟恐怕就吓得没魂了。他只有天天看着亚瑟盯着日记本发呆,抓狂但是没有半毛钱的用处。
  而今天,阿尔弗雷德惊讶地听见门铃响了起来,门外还是口音奇怪的男声。
  亚瑟开门时也吓了一跳,王耀怎么会有空跑来他家?
  阿尔弗雷德看见那副东方人的面孔,更是觉得奇怪了。
  “嗨,柯克兰。”
  “王耀?我请了假的啊?”亚瑟轻轻地关上门。
  “罗莎告诉我你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是有点,不过您怎么有空过来?”
  “你可以请假难的我不可以吗?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看见阿尔弗雷德了?”
  一旁的阿尔弗雷德惊得愣住了:“这王耀是中国人么?”
  亚瑟一下子脑袋转了起来:“罗莎告诉了他这个?我难道给他说我撞见鬼了么?”
  王耀笑着说:“好了我知道你看见了,但是我想确定一下,你确定那不是你的错觉?我不是不相信你,毕竟我又不是那些愚蠢的心理学家。”
  “嗯,对。我没有看见他自己,但是我是在镜子里看见的,他之前还在我日记本上写了字,那家伙对着我居然还招手,真是蠢死了。”亚瑟既是不解但想着阿尔弗雷德那副样子,忍不住快要笑起来。
  王耀略微点点头:“啊,那就是阿尔弗雷德在吧,我感觉他现在还在这里呢。”
  “你相信阿尔弗雷德没死?”
  “啊,这个倒不,他肯定死了,这个没有可怀疑的,他只是在这里。”
  “鬼魂?”亚瑟觉得听不懂王耀说的是什么。
  王耀耸耸肩:“差不多,你们西方人爱这么叫就这么叫吧,反正和鬼魂一回事。他最近没再找你吗?”
  “嗯哼,就跟死透了一样(?)”
  “那他真是想不开啊,把你吓晕了就不敢找你了。”
  “啊?”
  “就是这样啊,他现在就在这听我们俩说话呢,肯定惊讶的要死,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我是想说,你最好还是找找他,免得他待在这又没事可做,纯粹浪费,鬼生。”
  “……您就是想劝我这个?”
  “我想你还并不了解阿尔弗雷德的状态,他死了,应该去,你们管那叫天堂。但他还留在这,可能他自己觉得他应该去天堂,但是他自己也知道他还不想走,无论从他现在的实际状态还是他自己想的,他是不会走的。在他自己想走之前。”
  “……他想走啊,怎么会不想走?”亚瑟费了好大力气理解王耀说的话。
  “他自己也会说他想走,但是,从他自己来说,他自己真正想的他没有意识到,他还想留在这里,准确的说是你身边。”
  “我能做什么呢?阿尔弗雷德他已经死了,我不能救他,他还是会去天堂的。”
  “这是什么问题?他当然会走,就像你我迟早也会死掉一样,谁最后不会死掉?但最终死了和这一生过得好坏有什么关系?我们活着不是为了让自己永远不死,而是为了活的好,柯克兰。死也不是结束,我们这些还没终结的人哪里来的资格去定义死?”
  “……”
  空气凝固了好一会,王耀慢慢地起身:“有时候纠结生死是没有意义的,阿尔弗雷德只剩了灵魂,但你还在呼吸。我要回去了,本田还在等我。”
  亚瑟站起来打算送他,王耀已经走到了门前:“不用送我,还有,你后天该上班了。”
  “冒昧的问一下,本田是……”
  “我原来的秘书,不过不止这个关系,已经去世四年了,再见。”王耀朝沙发了另一端挥了挥手,顺手带上了门。
  阿尔弗雷德看着王耀朝自己挥手,又想起本田菊以前说的话:
  “该走却没有走,久了恐怕就走不了了。”
  本田菊就是走不掉了吧……
  
  
  _(:зゝ∠)_我已经die了
  脑洞被堵了岂可修
  (ノ ̄▽ ̄)昨天跑去博物馆看夏宫展
  _(°ω°」∠)_给露西亚家的人跪了
  明天再更另一篇的吧
  给个小心心蓝爪爪 吧ヾ(・ω・*)ノ
        出来吃刀子 @许井
  
  
  

【米英】黑夜里没有光(3)

  日常ooc(・ω・`ll)
  
  
  亚瑟的家最近有一堆奇怪的事情发生。洗澡的时候浴巾不见了,明明关掉了电视但是睡觉时总听见新闻报道的声音,出门还没有拿钥匙门就自己关上了之类。虽然有些没有这么缺德,但亚瑟仍然表示非常不爽。
  阿尔弗雷德则表示自己只是太无聊了而已。
  他在自己的墓碑前面听到了如下的话:
  嗯,阿尔,我这几天很不舒服,我们家什么时候养小精灵了吗?好吧,有可能是我疯了,不过确实很像小精灵干的事情。
  好吧原来我是个小精灵我怎么不知道?
  回家的路上,阿尔弗雷德走在亚瑟旁边,脑子里盘算着某个伟大的计划,他想着亚瑟马上就能发现他的存在,路边焉掉的花暗紫的颜色仿佛都好看了一点。
  在实施计划前,阿尔弗雷德还是盯着亚瑟写了半天的日记——如果吓到亚瑟,日记写到一半毁了他可能会打死我的吧虽然我已经死了。
  亚瑟轻轻叹着气,把墨水瓶旋上盖子,一如既往地要关上日记本——
  阿尔弗雷德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亚瑟手边的一支签字笔,暗暗想着:“哥们儿,起来!”
  OK…Good job……
  I…… am……A-L-F-E-D……
  而亚瑟刚一抬头,就看见一支笔飘到自己面前,落到纸上——
  “I am Alfred.”他颤抖着声音读了出来。
  此时此刻,亚瑟的心情简直用中文的一万个卧槽也不能表达。
  “加百列的号角啊……”
  阿尔弗雷德十分兴奋地等着亚瑟出声,搞得那支笔也上蹿下跳起来。
  “阿尔……”
  “Artie,it's me.Your Alfred.”
  0分贝的安静,亚瑟低头盯着那一行字,阿尔弗雷德看不见他的脸。
  当阿尔弗雷德意识到不对时,柯克兰先生已经昏了半天了,他吓得把那支可怜的笔掰断了。把亚瑟拖(x到床上去后,他往日记本上补了几句话:抱歉吓到你了,我希望你相信我,我确实,死了。我永远爱你,抱歉。
  到亚瑟醒之前,他在门口坐了很久,思考了一晚上鬼生,最后折了一支玫瑰放到床边(虽然那是亚瑟自己种的)
  我是不是应该死透一点比较好?
  
  
  之后几天,阿尔弗雷德没再给亚瑟留言,虽然依然会在晚上听见新闻播报,亚瑟却觉得稍微安心了一点。
  他的内心告诉他他依然想把阿尔弗雷德揪着领子往死里打一次。
  在阿尔弗雷德又一次帮他打开电视之后,亚瑟穿着睡衣就跑到了客厅里,开了灯就冲空气吼了出声:“阿尔弗雷德你个小兔崽子!出来会死吗混蛋!把我——把我晾着泡妹子去了么!敢不敢再怂一点!”
  回答他的是电视上某剧的声音:“我当然敢了!”
  阿尔弗雷德差点就笑了。
  “笨蛋!我知道你在笑!你信不信天亮我就跳楼给你看!你还敢装死——就算你死了,也该死回家!”亚瑟涨红了脸,快要跳了起来,冒火地喊着。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一脸愤怒的表情,噗呲一下就笑出了声,亚瑟心有灵犀(并不)的望了望四周,阿尔弗雷德憋笑的脸赫然出现在镜子里——
  阿尔弗雷德奇怪的看着亚瑟一脸炸了厨房的表情,看着他直愣愣的瞪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他傻乎乎的挥了挥手,还笑了一下——
  然后亚瑟在罗莎的帮助下在医院又躺了三天。
        于是阿尔弗雷德又一次开始思考自己的鬼生——
  为什么我之前一直不知道亚蒂这么容易被帅晕?
  我有这么帅吗?
  
  
  
  
  (・ω・`ll)听说最近在查水表,但我想我写的都是充满爱的小甜饼,毕竟我是绝不开车连驾照都没有的好公民。
  但我已经到了连纸质稿都不能写的程度了
  好吧最后求个小心心❤
  
  
  
  

【米英】黑夜里没有光(2)

  (*σ´∀`)σ我来啦蛤蛤蛤
  (๑´∀`๑)文风被花鸡蛋吃了

  
  
  
  在阿尔弗雷德的葬礼结束了整整三个月之后,亚瑟终于听罗莎的话,去找了一份工作,是阿尔弗雷德以前的公司,给某个中国人当秘书。
  阿尔弗雷德呢?
  这家伙三个月都没有回家,在街上闲逛,偶尔吓吓老弱病残孕什么的x
  七月最后一天,阿尔弗雷德被吓了一跳,他在公园里十分清楚地听见一声“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F.琼斯表示这是他一生中除去品尝死扛最可怕的一次惊吓简直堪比被卡车撞。
        被别人喊名字而快要被吓活的可能也就他了x
  他顺着声音寻过去时,发现那人也是半透明的之后松了口气,接着开始怀疑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娃娃脸的矮个子。
  陌生鬼迈着步子跑了过来:“下午好!琼斯先生。在下本田菊,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抱歉,我认识你吗?”阿尔弗雷德仍然一脸迷惑。
  “啊,请原谅,您没有见过我,我是您朋友王耀先生的,朋友。”
  “是这样啊。你也是死了吗?”
  “是啊,在下已经死了四年了。”
  “好像是有听王耀说起你呢,你为什么也没有去天上?”
  “和您是一样的,我也不想走。”
  “那你在这干什么呢?”
  “我就守着王耀先生啊。”
  “……他又不知道,不无聊么?”
  “您还不会吧?”本田菊微微笑了起来
  “不会什么?”阿尔弗雷德预感本田菊要开始讲什么东方妖术了x
  “作为鬼魂,也可以靠意念移动物体的,那样就可以和人类沟通了。”
  “意念?那玩意儿听起来好玄乎。”阿尔弗雷德怀疑地看着眼前的日本人。
  “您都死了这些事还玄乎么?”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好一会:“你演示一下?”
  本田菊点点头,注视着街旁的某个塑料瓶,阿尔弗雷德看着那玩意慢悠悠地飘进垃圾桶,撇了撇嘴:“看来这技能对美化市容很有贡献。”
  沉默了四秒之后,本田菊又开了口——
  “您在外面干什么?不回家去吗?”
  “你不也在外面么,我回去又没有用,反正亚瑟也看不见我。”
  “在下只是出来闲逛,您这几个月都没回去吧?在下只觉得,您要是不回去,留在这也没有用处。”
  “那我还想上天堂呢,这是随便我的么!”
  “不,是您自己不愿意走,只不过柯克兰先生看不见您,要是你不能自愿走的话,那你当然走不了。该走却没有走,久了恐怕就走不掉了。”
  阿尔弗雷德不认为他有多想待在人间,但他好像的确不敢走,这么久都没有动静,谁也不会相信他还没有上天(?),难说亚瑟以后该怎么活下去。
  “琼斯先生,在下要回去了,您快点回家吧,再见了。”本田菊转身就离开了,准确来说是以比飘还快的速度飞走了。
  阿尔弗雷德看着本田菊迅速地消失,咬牙下定了决心,朝自己家飘了过去。
  一定有办法能让亚蒂看见我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阿尔弗雷德从窗户里飘进去时,亚瑟已经靠在了床头。
  后一周,亚瑟逐渐感到了些许的怪异感,仿佛某个小精灵隐形了起来……
  
  
  (◦˙▽˙◦)缓缓的更新
  勉强当个庆祝小香回家的贺文
  期末考成绩好到我要爆炸了
  我以后除了周末碰不到手机,所以周一到周五不会更新,但是会补手稿,周末尽量两天更完五篇
  ღ( ´・ᴗ・` )笔芯屏幕前面对拖更偷懒不勤快的我赶完的除了脑洞并没有什么精彩之处并且废话很多情节发展特慢的文却依然读完点红心的可爱读者们
  ↑这段话我可以一口气读完
  明天返校并且我要去开家长会所以我只有先思考剧情,相信我,我肯定能找机会补上。
  最后不要脸地求个红心
 
  
  
  

没有文只有鱼

我绝对有在好好码字的


【米英】黑夜里没有光

  标题随便乱取
        ooc无疑
  阿尔死亡注意
  HE是妥妥的,毕竟我热爱发玻璃糖
  .°ʚ(*´꒳`*)ɞ°.不要脸的求个心心
  废话比正文多系列
  
  
  
  
  阿尔弗雷德死了。
  他从黑暗里醒过来时,晕乎乎的站起身,看着眼前翻倒的卡车和一片狼藉的街道,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还没有死吗?”
  他转身就朝着某个地方走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现在还是快些走开的好。
  突然,他像是醒了一下——
  我这是在干什么?
  忽地抬头,阿尔弗雷德才发现,面前是他们的家,明亮的灯光从窗户中透出来,他有些恍惚地去按门铃——
  我的手?
  阿尔弗雷德的手径直穿透了墙壁。
  我死了?
  他仿佛刚意识到这一点,愣在了门口。他把手臂向门里面探去,小心地从门中穿透了过去。
  面对自己熟悉的家,阿尔弗雷德却是说不出的痛苦,更可怕的是,他的恋人毫不知情,仍然开心的在沙发前踱着步,等着已经死去的他。
  “今天晚上我们去街对面的那家餐厅吧,虽然那个法国人太烦了点。”今天早上他去上班时,他的恋人这么说着。
  电视上平淡的新闻被突如其来的紧急新闻打断了——
  “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今晚7:30,一辆卡车在市中心-冲撞行人车辆,司机被特警当场击毙,导致一人死亡二十三人受伤。”
  阿尔弗雷德在镜头闪过的一瞬间,他看见了倒在血泊之中的自己,眼镜片碎成了蜘蛛网。
  那一秒钟,亚瑟的脸唰一下白了,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他迅速的打开手机,还没有等他来得及拨号,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请问是柯克兰先生吗?”电话那边充斥着噪音和说话声。
  “是!您是——”
  “您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家属吗?请到【】来领取遗体还有遗物,并请准备一下善后工作。”
  ……
  死一样的安静
  “请问您听见了吗?”
  “好,谢谢,我会马上去的。”
  ……
  亚瑟只觉得他做了个梦,像往常一样过了一天,自己的恋人没有一点征兆,就这么,死了。
  他觉得自己是疯了,居然会看到阿尔弗雷德死于袭击的新闻,还听谁说去领遗物之类的玩意儿。
  手机又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他的姐姐,罗莎。
        亚瑟没有接,就刚才那一个电话,就像砸了一整个伦敦眼在他身上一样,他再也不想动一下了——上帝,我需要闭上眼睛,最好是永远……
  阿尔弗雷德怔怔的看着他,亚瑟看不见他。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那几天的,他像是睡着了一样,飘在空中,朦胧之间,只记得罗莎来过,把自己的眼镜、背包拿给亚瑟。
  还有自己的葬礼。
        他不忍心从天空中飘到亚瑟身边,看到他那满脸泪水,撕心裂肺的样子,阿尔弗雷德觉得他忍不住要往自己脖子上再砍上两刀。
  阿尔弗雷德觉得即使是鬼魂也很少有看着自己葬礼完毕的,他甚至还记得那个墓碑。即使回到家里,他也时时刻刻听得见亚瑟嘶哑的叹息着。
  “上帝啊,让我快点死掉吧……”
        这比我死之前被狠狠碾着还来的可怕……
  ……如果我那天下班不走那一条路
  ……如果我早一点离开办公室
  ……如果我不去上那一天该死的班
  ……如果那个司机早些死掉
  为什么没有如果了……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眼前一片迷雾,他离不开这个世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打算找方法去天堂,他要陪着亚瑟,他知道如果不让亚瑟看到他,恐怕他们就只有在天堂见了。
  
  
  
  
  (´-ι_-`)写这篇完全是想起了之前英国的恐怖袭击还有法国的恐怖袭击
  那些无辜死者的家属,该有多撕心裂肺的痛苦,之所以不想描写亚瑟,一是我语文实在太差,二是,那种感觉不止悲痛,只有真的失去过家人才明白。之前还那么美好的生命,就这么简单地消失了。
  (๑´∀`๑)好吧,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所以我肯定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何况我今天考试感觉非常好以至于我下午一口气补完了SKAM
  ૧(●´৺`●)૭好吧我废话真多

  
  
  

【米英】大不列颠精灵和美利坚青年(2)

读前提示:我只是个撒糖的天使
ooc没有就奇怪了
(◦˙▽˙◦)我今天心情好到boom

在阿尔弗雷德爪子中度过了起飞,飞机终于平稳了下来,亚瑟一脸嫌弃的撇开旁边的某人,飞到扶手上边,瞅着阿尔手上的书:“这玩意儿有这么好看吗?”
    “你这样称呼神圣的书籍是会被很多人打的。”阿尔弗雷德翻了一页,“而且还是往死里打的那种。”
     亚瑟对这个白痴的人类表示不屑并白了他一眼:“前提是那些愚昧的人类看得见我才行,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对这些无聊的东西感兴趣。”
  “这是知识懂吗愚蠢的小精灵。”
  “精灵前面是没有小的,看这些玩意儿还不如再烤一箱蛋糕有趣,还有全世界最愚蠢的是你。”
  阿尔弗雷德完全不打算和这个生物吵下去,转头继续看着书。
  啊,人类都这么蠢的么。
  哐哐几声,空乘小姐推着小车走了过来,微笑着问:“请问要喝什么吗?”
  阿尔弗雷德抬头看了看,又转身看向亚瑟:“一杯可乐,然后还有……”
  “红茶。”
  “一杯红茶。”阿尔弗雷德接着说。
  “抱歉,我们没有红茶,另外您要第二杯的话可以待会再说。”空乘小姐淡定的笑着。
  “啊,那就再要杯白开水吧。”阿尔弗雷德思考了一秒,“我只用一杯可乐的,另外一杯可以少一点。”
  “抱歉问一下您另外一杯是做什么用……”空乘小姐小声的问着,手上倒着水。
  “啊,我旁边有个小精灵,很小的那种。”
  空乘小姐微笑着把水搁到小桌子上:“好吧,您的童心非常可贵。”说着把车继续往前推。
  把水推到亚瑟面前时,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某种别样的目光。
  “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亚瑟以看智障的同情目光看着他:“你对一个人类说你旁边有一个小精灵,特别小的那种?”
  “hero的原话是“很小”,你没发现那个空姐并没有什么奇怪吗?”
  “那可能是因为你们人类都很愚蠢吧。”
  阿尔弗雷德照常咧开嘴笑了,实际上,地球人都明白,同样是说“我旁边有一个小精灵,很小的那种”,长得帅就是有童心,长得丑就是有猫饼啊。
  空乘小姐姐表示:虽然不知道他脑子出了什么毛病但凭我的第八感告诉我他是个好人况且看起来非常有文化所以我还是要保持微笑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他的脑回路。
  亚瑟打算喝水时,只是稍微打量了一下被子就不爽的揪起眉毛来:“我希望天使长显显灵告诉我我怎么喝这跟我差不多高的玩意。”
  阿尔弗雷德轻轻提住亚瑟的衣领,把他搁到杯沿上——
  “喂!你想淹死我吗?!”
  “你不是会飞吗,喝水有什么难的。”
  好吧,虽然深感无奈但是非常口渴的亚瑟艰难地头朝下飞了起来毕竟他喝水都是用他那个优雅的小杯子的。
  
  空乘小姐来收杯子时,阿尔弗雷德说了一句:“小精灵说你很愚蠢。”
  “你这样毁坏绅士的名誉是会被我打的!”



ଘ( ˊᵕˋ )ଓ考完两科回来趁着家里没人飞速码字
(◦˙▽˙◦)托大家的福考的那叫个爽
|•ω•`)我最喜欢写日常了
(๑´∀`๑)有人看了我表示非常激动兴奋以至我数学都不看了哈哈哈哈哈嗝
( ͡° ͜ʖ ͡°)✧文风已经被我吃了
  
  
  
  
  
  
  
  
  
  
  
  
  
  
  

【米英】大不列颠精灵和美利坚青年

 只是个撒糖的玩意儿
    吐槽穿插请不要介意吧
    提意见什么的我会特开心的
    (๑´∀`๑)麻烦看一看吧 

亚瑟柯克兰是一个精灵,请不要用“只”这个量词来称呼他,他会生(zha)气(mao)的。
  精灵嘛,小的只有手掌那么大,虽然他们可以变大一些但是显然柯克兰先生认为他是个天使所以要保持现在的状态,虽然不能理解他的脑回路但邻居们表示理解与赞同只要他小的不足以去摆弄他那个烤箱。
  他在英格兰的森林里生活时,就从过路精灵那里听说了很多事情,像是大西洋那边的加拿大还有东方的日本之类的。亚瑟对于兰博基尼自由女神或者苹果九没有任何兴趣,只是呢——
  “绿茶?不是黑色的?还有茶点?你尝过吗?”柯克兰先生用他优雅的眉毛的荣誉担保:我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中国”那个地方!
  “柯克兰先生,中国不是我们不列颠的领土,很难去的。”过路精灵表示有个地理老师是多么的重要。
  “诶?那我怎么去呢?”
  于是亚瑟决定去坐那个叫做“飞机”的玩意儿。“大概和地铁是一样的吧?对我来说不会很困难的。”
  事实证明这是个flag。
  因为机场辣么的遥远而飞机也没有那么好坐。
  虽然独角兽和其他精灵们拉着亚瑟要他留下,并且还把他打算带去的烤箱抢了回来以防止他用生化武器给中国人民带去不可挽回的伤害同时防止中英小精灵关系毁在此举。
  然而柯克兰先生义无反顾大勇无畏本着为女王而献身的伟大精神勇敢地踏上了去中国的道路顺便还喂了拦他的一个小精灵一块司康导致精灵们对他表示欢送并放弃阻拦。
  在百般曲折后,亚瑟终于偷搭一辆taxi到了机场。
  柯克兰先生表示他充满了希望。于是他也很有希望地进了那个亮着“NEW YORK.AMERICA”牌子的通道。
  祝柯克兰先生好运吧。
  
  亚瑟满怀期待的扑着翅膀,坐到了头等舱的座位上。还没有等他坐稳,亚瑟又惊恐地看着要坐下来的某个人,急忙地飞了起来“不知道看一看吗?真是没礼貌的家伙……”
  “I'm sorry.hero没看见你啊。”
  亚瑟在空中蒙圈了:“???”这个美国佬看得见我?!
  眼前的大男孩戴着眼镜,呆毛精神地立在有点乱的金色头发中间,一手拿着书,用一双明亮的蓝色眼睛望着他。
  “Hey,你是只精灵!”
  亚瑟虽然表示蒙圈但仍然忍不住生气:“我是个精灵不是只精灵!”
  “个精灵?好奇怪的名字啊。”
  “……上帝,放过我吧。我是……唉……”亚瑟的眉毛揪在了一块。
  “OKOK我开个玩笑”
  “你…你看得见我?”亚瑟突然想起了这事。
  “hero和你说了这么久的话你觉得呢?”
  “……天啊,算了。”
  “hero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此人露出了一个very big 的美国式笑容x
  “亚瑟柯克兰。”
  飞机的广播响了起来,打断了阿尔弗雷德要说的话:“本次航班飞往美国纽约,请各位……”
  “……美国纽约?!”
  阿尔弗雷德略带烦躁地哼哼几声:“不然是往俄罗斯飞的么?”
  “可是我是要去中国的!天啊!我要下去!”亚瑟张开翅膀就要飞。
  阿尔弗雷德一把把亚瑟捞了回来:“hey,机舱都关了,你不回来坐好的话,小心马上起飞你可能会被撞死在地上。”
        “……你不放我去中国我活着有司康意义啊!不行我要冷静,都怪你个笨蛋,跟你说话我都忘记看提示牌了!”
        “是是是,请你安静点,大不了我以后送你去中国行了吧!”
        “真的么……”亚瑟略怀疑地看了看这个貌似是个大学生那种生物的boy。
        “sure!你可以到我们家来然后我会把你养起来之后我们可以出去玩什么的——”
        “请闭嘴,我不是家养的。”
        “OK.坐好啊,马上要起飞了,我可不想你还没下飞机就撞在飞机里死了。”
       





(´-ι_-`)我已经肝的died了
(◦˙▽˙◦)求求各位给个小心心吧我这么萌
|•ω•`)累觉不爱但我是坚强的露厨
(๑´∀`๑)所以我还会回来的
(๑´∀`๑)因为这个梗我觉得炒鸡萌的
祝我三门450吧~

|•ω•`)第一条?
积个人品保我明天语文150吧
( ͡° ͜ʖ ͡°)其实我只是条可爱的咸鱼
所以画风这种东西我都没有
(◦˙▽˙◦)但我还是会顽强的画画的
(๑´∀`๑)异色真可爱啊